一之濑倾和:

嘛,因为看了文豪野犬才知道的太宰【原谅我孤陋寡闻】,然后看的人间失格,斜阳,晚年,小丑之花,其实个人属于不太能看下去书的类型……


娆家:



待删除。








昨天我去书店,碰到两个小姑娘,其中一个捧起一本《罗生门》张口就来,’我先把芥芥的书给买了。’我在旁边,恨不能当场自封双耳血溅三尺,然而没用的。




其实我一开始去看文野,除了亲友安利,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芥川先生,虽然心里头清楚这不过是个噱头较真不得,但我怎样都不会想到,某天我竟会在现实里碰到有人称芥川先生为芥芥呀。




简而言之,哪怕是文野里的敦和芥川,我都不喜欢那既暧昧又女性化的称呼,然而二次粉圈称呼没有我发言的余地——就好像钢铁侠,有人叫’妮妮’也有人叫‘铁人王进喜’……可我想,哪怕大粉似黑,这样的叠字,还是有些过了的,更遑论是拿这个称呼去称呼历史上真正的文豪们呢?




我很喜欢的一些姑娘非常讨厌文野,事实上文野这种拿文豪们来做噱头的行为被反对真的无可厚非,可她们对文野的反对,更大程度上来源于这个日益低龄化的粉群。




打开lof,搜索某个文豪的姓名,往下一拉全都是文野相关,这体验实在是恐怖的不行,我一个文院学姐要写太宰治相关的论文,上lof查个资料,往下一拉全是同人文,这要叫人怎么去想,更何况,文野的人设优秀归优秀,但是跟那些文豪本身的联系,其实颇为牵强,甚至我能说,倘若不是二次芥川顶着这个名字,那我是绝对不会将他与三次的芥川先生相联系的,至于又经过了一道道同人二设的芥川,那就更加不用提了。




再说陀思妥耶夫斯基,我对俄国文学缺少偏好,但对于他们却也不敢妄加议论,然而文野一出,陀氏的tag底下瞬间铺天盖地的陀总……然而写出这些的人,可曾认真读过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的文章?除了《罪与罚》外,可曾听过《卡拉马佐夫兄弟》《群魔》《白痴》《被侮辱与损害的人》?俄国文学从来不乏煌煌巨著,陀思妥耶夫斯基本人一生的经历更是跌宕起伏,而轻易在文野陀思相关底下打上这位文豪的名字的人们,可曾有这点意识?




前两日刷微博,看到某位姑娘吐槽文野同人里引用都引用不对,分明引的《山月记》的句子,书名却打成《月下兽》,恕我直言,这样的阅读与了解,对那些先人来说,实则是一种侮辱。




我不知道那两位买了芥川先生作品的姑娘回去可会对它加以阅读,更不知道她们可否能够理解先生作品的其中深意,我只是忽然明白了为何有些人如此讨厌文野,就这点来说,文野粉群当真功不可没。




他们本都是该被尊敬的人。




也或许文野的推广能为那些人的作品带来些阅读量吧,但是,这是幸运,还是大不幸,也还未可知。






评论
热度(306)
  1. 馨琳梦萧鸫。 转载了此文字
  2. 今天的南汐捞到萤总了吗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