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这样没有目的地爱了#1

齐好困:

傻白甜日常谈恋爱,少爷大学生、卷毛校门口卖麻辣烫的paro(。


当段子看吧。


1.


程黑觉得校门口新开张的那家麻辣烫有点意思。


 


老板是个年轻小哥,看起来和他们这些大学生一般年纪,声音又温柔又好听,身高比学校篮球队那帮肌肉汉子还要高出一截,身材紧实,握勺浇汤的时候手臂肌肉线条美得引人入胜,奈何整个人纵向拉伸太厉害,远远看着要比体育队那些矮他几头的壮汉还单薄不少。


 


以上这一段自然不是程黑的观察结果,是他最近日日夜夜听班里的女花痴们念叨来的。他们大学地界偏僻,方圆五百里鸟不拉屎鸡不下蛋,坐车到市中心至少一个半小时。商家何等精明,争先恐后抢破头地跟码地砖一样沿着大学校门口往外码出一条逶迤不尽的美食街。说是美食街,日子久了也混进来点别的生意,开了几家连锁酒店和小宾馆,又来几家大保健和KTV,再冒出来几家麻将馆和台球厅,几家小酒吧几家小超市,俨然一个自给自足的小型社区。


 


新开张的麻辣烫铺子就在校门口右手边正数第六家,按理说是个风水宝地,原先有一对老夫妻卖奶茶,后来街对面也开了家奶茶店,店主是个大美女,人称奶茶西施,被人拍了照,还在微博上火了一阵。网红美女vs老头老太太,自然前者完胜,没过几个月,老夫妻这家奶茶店就开不下去了,那时正好放暑假,这家店不声不响地被人买下来,大刀阔斧地重新装修起来。这件事程黑倒知道,开学后他偶尔路过几次,新老板店面装修也不避讳路人,门口天天站一个一米九的小哥挽着袖子和水泥、刷墙漆,忙得满头大汗不亦乐乎,有时和探头过来偷看的程黑对上眼神,还推推眼镜腼腆地冲他点头笑笑。


 


当时程黑就纳闷这个新老板从哪里找来这么个文文气气干干净净的装修工,后来店面开张听学校里的女同学一说,才知道当时热火朝天的装修小哥原来就是老板本人。


 


麻辣烫店的生意非常好,第一批顾客大多数是女生,冲着老板那具令人心旷神怡的肉体和颜而来,来了之后发现老板的手艺也好,回去一宣传,一时间客源滚滚不断。店面很小,拥拥挤挤地摆四个方桌,没有服务生,主厨收银跑堂全由老板一人负责,厨房装修成半开放式,和餐厅用吧台隔开。来的姑娘们都喜欢抢吧台的座位,老板性格温柔体贴,教科书式暖男,生意不忙的时候就坐在吧台里面陪她们聊天,谁谁谁和男朋友分手了、谁谁谁烫了新头发,这个姑娘不要放香菜,那个姑娘不要放辣椒,午餐肉和羊肉片要少放,因为正在减肥,大大小小的细节老板全部记得清清楚楚。


 


店铺开张几个月,校内BBS专门给麻辣烫男神盖了个楼,楼内不乏姑娘们偷拍的好几张老板的照片。老板煮麻辣烫的样子帅气极了,身材修长五官落拓,在氤氲的热气里看起来十分秀色可餐,左手取下高汤锅旁边挂着的粉篱将菜倒进碗里,右手掂着汤勺,手腕轻巧地一翻,红辣辣的汤料就浇下去,一时间香气四溢,肉与菜的新鲜和唇齿间酥麻的辣意相得益彰。


 


那个楼越盖越高,程黑也有所耳闻,偶尔被姑娘们拉着去看一眼,还看到不少其他信息。比如老板姓葛,一开始被人围起来叫葛哥哥,后来本人大概也觉得咯咯咯这个名字喊起来像赶鸡,因而不声不响地把经营许可证摆到了柜台最高层。大家有意无意围过去一看,哦,原来老板全名叫葛锐之,于是齐齐改口叫起锐之哥哥。


 


锐之哥哥……


 


程黑推开旁边姑娘递到他眼皮子底下的手机,坐在教室里把这四个字提到唇边溜了一圈,身上瞬间立起一层生动活泼翩翩起舞的鸡皮疙瘩。


 


程黑大三,校内课业负担不重,接了个游戏解说的活挣外快,boss无良,分给他好几个恐怖游戏,玩得他尖叫连连,每次录完一期解说浑身的汗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最可恨的是,没过几天,他的嗓子就哑了。程黑是个宅男,说好听点,养在深闺人未识,可那几天因为日渐沙哑的嗓音时时刻刻被粉丝微博回复私信轮番轰炸,一怒之下终于提起钱包钥匙决定出门买药。


 


药店不大,挤在几家酒店宾馆中间,主要经营润滑剂避孕套避孕药验孕试纸万艾可,老板是个地中海大爷,懒洋洋地从柜台下面扔给程黑两盒金嗓子。程黑交钱拿药开门走人,那时候是冬天,北方的晚风是坚硬干爽的冰刀子,他里三层外三层地裹着毛衣羽绒服,还是觉得冷。回去沿途经过那家麻辣烫店,习惯性又探头看了一眼。


 


宿舍门禁十一点,那时已经将近十点半,该回宿舍的回宿舍,不回宿舍的搂着恋人去开房,热闹鼎沸了一天的小店终于安静下来,卷帘门拉下一小半,昏黄温暖的灯光倾斜出来,照亮店门口那一方矩形的路面,隐约看得见店内椅子已经全部被抬到桌上,老板一双修长的腿走来走去,正在拖地。


 


程黑回过头来,裹紧羽绒衣吸了吸鼻涕,在昏暗的冷空气中呼出一口白气,重新迈步向校门口走去。走过店铺,被一阵风吹得打一个哆嗦,不禁回头看了店铺门口映出的光线一眼。拎着塑料袋的右手冷得发痛,他把药换到左手拎着,右手伸进衣领里,贴着脖子后面那一小块温热的皮肤取暖,就这么走两步,不禁又回头看一眼。


 


 


那时葛锐之已经打算关门了,未曾想卷帘门下忽然钻进来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手里拎着药店的塑料袋,黑色碎发有些长,微微挡住半张脸,鼻尖被冻得通红,眼睛安静湿润地看着他。


 


程黑大脑被冻得反应迟钝,一时冲动居然回身走进店里,理智尚未归位,整个人有点愣,加上被学校女生们洗脑太厉害,看见葛锐之杵着拖把转(低)头看他,下意识想喊锐之哥哥,r字还没发出来,立刻铩羽而归,换了一句:“老板,还卖吃的吗?”


 


葛锐之看着他也有点愣,不知道怎么回事,觉得脸上有些发热,胸口也扑通扑通翻腾得好厉害,过了半晌才赶紧应下来:“卖的,卖的!你……那个……你想吃什么?”


 


tbc.


 


 


 


 


 


 


 


 



评论
热度(88)
  1. 梧桐小饮? 转载了此文字